点击关闭

五分时时彩网址:聊點《長安十二時辰》沒拍出來的話題

  • 时间:

五分时时彩网址:

有人說《長安十二時辰》拍的特別好,創了國產劇的新高度。

我看了,確實很好,論電視劇的拍攝水準,不亞於美劇。

但你注意我的措辭,只是拍攝水準,為什麼這麼說呢?

一本電視劇,它不僅僅有製作是否精良的問題,還有是否達到甚至突破了原著高度的問題。

很顯然,電視劇的思想性與馬伯庸的原著相比,差了一個檔次。

所以大家真的想看,我建議先看看馬伯庸的同名小說,再看電視劇不遲。

當然這不能全怪劇組,小說可以有大量的旁白,心裏對話,以及背景鋪墊,電視劇里很難展現。

台詞就那麼幾句,沒法羅里巴嗦一堆話把故事交代清楚。

所以小說改編電視劇是很考較編輯的功力,怎樣用簡短而意猶未盡的話去闡述一件複雜的事,這本身,就很複雜。

比如把張小敬從死囚牢里提出來,把長安的安危交給他的靖安司的二把手,實際的主管李必的原型是唐朝中期著名政治家李泌。

李泌是肅宗,就是電視劇里玄宗朝的太子的好友。

李泌是個很清高的人,自稱山人,而肅宗稱他先生。安史之亂后,肅宗找他來幫忙。

他入朝議論國事,從制書文誥到將相升遷,無所不預,史稱其「權逾宰相」。

李泌外出時,陪同肅宗車駕,眾人指着他說「穿黃衣的是聖上,穿白衣的是山人隱士」。

我的這段描述和電視劇里那個還是比較稚嫩的李必,觀眾都會覺得有差距。

而張小敬這個人是馬伯庸塑造出來的人物。經歷過邊關對少數民族的作戰,九死一生,又做過長安萬年縣多年的捕盜的頭,很顯然,是個幹吏。

做事不擇手段,黑白兩道都通的那種。

電視劇里雷佳音顯然駕馭不了這麼複雜的角色。

這些原因都是次要的,電視劇最大的不足在於格局。

原著里無論是張小敬,還是李必,心中裝的都是長安滿城的百姓。

說白了,他們是為了防止突厥人趁上元節作亂危害百姓,而不是為了鞏固太子的地位,或者朝局爭鬥。

尤其是張小敬,他是個被冤枉的死囚。

如果說李必的心中還有和太子的私交,那麼張小敬在原著里,對朝廷只有深深的怨恨。

張小敬在原著里曾經有句話:

為了滿城的百姓,犧牲誰都可以,哪怕是玄宗皇帝本人。

因為一個人的命和長安一城百萬人的命,是沒法比的。

這種話在封建社會裡聽起來大逆不道。

事實上,張小敬的風格本來就沒有規矩,只求達到目的。

他為了套取情報,居然出賣了官差安排在敵營里的卧底,還親手把卧底殺了。

所以你想想看,為了救滿城百姓,他連兄弟都可以出賣,還有啥不敢做的,就這麼號人。

這是一本好片的基本要素,就是充滿爭議,因為人生本就是充滿爭議的。

我不想看到一個純粹的好人,或者一個純粹的壞人,那是動畫片,給六歲以下兒童看的。

我想看到的是好人有多壞,壞人有多好,以及不好不壞的這些人,在生活中,決策中,有多少無奈。

原著里最深刻的有兩點:

1、皇帝,朝廷,規矩,在一城的人命面前,那就是個屁。

2、捨得,捨得,你不舍就沒有得,你要做事就沒法做人。

很遺憾,電視劇沒有提高到這個level,所以看起來不如原著。

第一點很好理解,社會發展到今天,人類越來越趨於認同顧全大多數人的利益為要。

但第二點擱在今天仍然很先進。

直到今天,大部分人想的仍然是既要,也要。

又要馬兒跑,又要馬兒不吃草,這是做不到的。

長安作為一個百萬人的城市,不可能都是光明的,這不現實。

直到今天,紐約都有黑手黨,何況幾千年前的長安。

所以馬伯庸給你展現了一個立體感的大唐。

有官面上的那些事兒,有官面背後的朝堂爭鬥,還有朝堂爭鬥背後的宮裡隱私,更有胡人與唐人之間的矛盾,還有妓院,賭坊,走私,各種地下的,黑暗的,見不得人的一面。

整個合起來,才是完整的長安。

就像有天堂,有人間,有地獄。

這比很多國產劇從劇本上就強了八百倍。

你要知道大部分劇本就是那種某個丫鬟進宮了,然後四阿哥愛她,八阿哥愛她,最後連大阿哥,十阿哥,十三阿哥,十四阿哥,全愛她。

一群沒見過女人的阿哥們,為了個女生,狗咬狗,一嘴毛。

然後就劇終了。

所以我一度懷疑影視編劇們都是高中生客串的,因為寫的特像中學時代。

一群愣頭青男生為了一個女生打群架的故事。

當然還有另外一種風格,就是倆大臣成天圍着皇帝賣嘴耍貧。

皇帝高興了,就下個江南,順便平倆冤案,一群人幸福的山呼萬歲。

所以儘管《長安十二時辰》有那麼多不足,不如原著,但我看了還是淚流滿面。

不是氣憤,是感動。

這種感覺就像周星馳的電影《武狀元蘇乞兒》裏面的吳孟達。

看到自己那不爭氣的傻兒子蘇察哈爾燦,終於會寫名字了,感動啊,感動。

連忙跑去祭祖,告訴祖宗,自己家終於出了一個會寫名字的兒子,真了不起啊,了不起。

我沒有諷刺的意思,我是真感動。

國產劇里終於出了幾個會寫名字的,當然以前也有過,比如《大明王朝1566》。

當然還有《蒼穹之昴》。

《蒼穹之昴》就比較尷尬了,當年我一度覺得拍慈禧能到這份上,也誤以為「蘇察哈爾燦會寫名字了」,很感動。

後來一看演員表,慈禧是日本人演的,電視劇是日本NHK電視台和國內合拍的,氣不打一處來。

這就像等了好多年,等着傻兒子會寫名字,終於等到有一個寫出來了,結果發現不是親生的。

不管怎麼說,能看到《長安十二時辰》這種大作,是我的幸運。

終於有人拍唐朝了,而且拍的是社會的方方面面,不再是歌功頌德,帝王將相那套。

我們的文明裡,唐朝是高峰,你無法想象的高峰。

唐朝的宰相是坐着的,叫做坐而論道。

到了宋朝,宰相變成站着的。

再往後,就沒宰相了。

明朝的內閣就是個秘辦,大學士就是秘書,到了清朝軍機處,那就是奴才。

宋朝以前,相權是很大的,這是極大的制約。

所以選題唐朝本身就會非常好看。

長安是全球性的大都市,那個時代歐洲有個萬人的城市就是大城市,長安有百萬人。

裏面大量的胡人,有黑人,波斯人,北方少數民族,還有日本人,朝鮮人,什麼都有。

擱在今天講就是國際范兒。

這麼複雜而包容的城市,這麼開放而多元的文明,裏面充滿了故事,你怎麼寫都會很精彩。

從這一點看,要比今天流行的清朝題材,好的多。

我至今都不理解,清朝有什麼好拍的,不就是一群狗奴才么。

你看李太白那什麼范兒。

「人生在世不稱意,明朝散發弄扁舟」。

高力士脫靴,楊貴妃研墨,天子呼來不上船,自稱臣是酒中仙。

混到這份上,還有啥不稱意的!

你去看下清代的《儒林外史》,看看後世的知識分子。

賣官的,送禮的,把閨女給長官送去當小老婆,把小妾送去給長官陪睡的,都這號。

所以大唐是歷史上無法想象的高度,無法想象的時代。

有人問過高曉松,如果能穿越,最想回到哪個朝代。

高曉松的答案是北宋,因為有宋一代,對知識分子的待遇都是最好的。

他以為自己是知識分子,穿越回去還能做知識分子,所以這麼假設。

但實際上宋朝有很多問題,比如武將地位很低,比如很多偏遠地區的老百姓(603883),生活的很不好,很窮。

換句話說,宋朝只是知識分子待遇高,汴京一帶的人生活的好。

但整個思想上趨於保守,比如婦女裹足,強調貞操,理學的興盛,都是那時候的事兒。

當然無論如何比後面好太多。

明朝動不動脫了褲子打屁股,叫做廷杖。

清朝乾脆人分三六九,想當奴才都得是滿人。

所以我不明白那麼多穿越小說的作者是咋想的,總喜歡穿越回清朝。

你要我來寫,我寧願穿越到唐朝,做街市上的一條狗,也不願意去清朝做什麼大學士。

這叫寧為唐朝犬,不做清代官。

說了原著這麼多好,照例還是要說點它的不足。

這個不足是時代的限制。

唐朝終究還是人治,唐明皇晚年怠政固然是安史之亂的起因,但大唐的藩鎮制度才是主因,而這個又無法避免。

要擴張就得讓邊境的軍力強大,要對外,地方長官就要軍權,財權、人事權一把抓。

可一把抓時間久了,就會尾大不掉。

所以說白了,安史之亂從數學上看,是沒法避免的。

沒有這套體系,就沒有強盛的,擴張的,多元化的大唐,可有了這套體系,最終也會釀成災難。

你把這個道理擱在長安是一樣的。

長安之所以偉大,是因為它包容,它開明,它多元。

可也正是因為如此,所以大量的胡人聚集,裏面就潛伏着復讎的突厥人,從而埋下了這本書里上元節危機的種子。

朝代的道理,城市的道理,放在人身上也是一樣的。

一個人最大的優點,往往就是他最大的缺點。

張小敬這個人,這麼強大的能力,實際上是來源於他前面幾十年複雜的,痛苦的經歷。

我經常說,天生萬物都有因,若非不得已,誰會一身的才華?

複雜的長安,造就了張小敬這麼個複雜的傳奇人物,而這麼個複雜人物,又反過來拯救了長安。

如果小說,電視劇,都能往上拔一拔,拔到天生萬物,皆有因果的生態鏈的層面,那就真的太好看了。

當然了,一個社會能夠接受的認知跟它自身的水準息息相關。

換句話說,大家什麼水平,才會看到什麼東西。

從這個角度看,我們看到的小說也好,電視劇也罷,何嘗不也是萬物有因的一部分呢......

秋瓷炫求婚于晓光

【五分时时彩网址】